点开~


萌新一只(来lof满一年后会改),正宗全职厨(不会炒肉,正在学。。),常更BG,BL不定。
(写同人文写得像原创谁能救救我!)

喜欢摄影,偶尔会发风景图。
喜欢手写,很少很少很少会发。

更新会比较慢,在此致歉,,因为希望大家能够看到我好的作品,希望质量好。
如果没有达到你的期望的话,非常抱歉。
禁止未授权转载!

希望。。希望不会被diss



如果能够被你喜欢,是我的荣幸。
真是,万分感谢!

有同学像黄少天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另·番外其一:我们绝交吧。】

·.·知乎体
.·.ooc

作者的话:为了保证质量,,上一篇文的后续还需要一些时间(作者创作力没达标qwq)非常抱歉让大家等了那么久【鞠躬】,我保证一定不会弃坑的!所以就先出了之前一篇文的番外。这篇文的套路很老啦大概,就当作粮食向吧。。。

【注:建议先阅读正文(了解人物性格与梗),但本文可单独食用请放心。】

以下正文:


“我们绝交吧。”

同平常一样,H带我走上了天台,可此时他就这样站在我面前,说出了这样的话。

或许他眼神冷漠,或许他皱眉心怀愧疚,或许他一开始只是被迫,但我无心去看,无心去仔细地观察。
我眼前的风景似乎褪了色,眼睛被阳光刺痛。
揉了揉眼睛,手上湿湿的。再看向前方,一片惨白。
眯了眯眼,却是什么也看不清。

可以感觉到有液体在我的脸庞滑过。
我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
心中满是苦涩,原来,伤心到极致的时候,是说不出任何话语的。

“X。。”
或许H正一脸惊恐地看着我吧,我冷笑。

我对着前方惨白的一片,用不含任何感情的话语这样说到:“可以有朋友什么的,果然是幻想啊。我已经,不报任何期望了。谢谢你,之前愿意当我的朋友。或许你没有这样想,但是我是这样认为的,就。。默许一下,这一点点小任性吧?再见,恩,再见啦!H。”
停顿了一下,我往前倾,大声说道:“最后!谢谢你走进过我的生命里!”

我凭着记忆找到了天台的入口,走下了楼梯,不回头。



“竟然忘记我了啊混蛋!”

从刚才之后,我就一直靠在某教学楼的墙边,由于眼前一直是空白,为了缓解就一直闭着眼睛。
一听见这个声音,我的眼睛立即睁开,尽管眼前一片空白,我大声问道:“谁?”
空荡荡的走廊里,回声充斥在耳边。

“If you're vodka,  I will be the ice cubes .”
“And I am not necessary at all.”我脱口而出这句话,随后便一阵狂喜,“M!你回来了?”

“没有哦。”
“你又在我衣服上装什么了?”
“这个嘛。。。为了你我的安全嘛。。”
“到底装了什么?”
“呃。。针孔摄像机。。”
“也亏你发明的出来这样小的款式。”
“我可是在外国留学的人呢哼。”
“呵。。是真的吗。。”

空气安静了一两秒。

“你最近,过得怎么样?”心伤好些了吗?后一句我没有忍心问出口。

“恩,挺好的。心情也好转很多啦!最近任务的时候,上头安排了一名队员给我,是个很可爱的男孩子。”

“可。。可爱的,小男孩么?噫。”

“不是啦!同年龄的。上头让我带着他,所以奖赏还是危险他都是第二。他还因为这件事郁闷了好久呢。”
我听见了银铃一般的笑声。自从那件事件以后,我很少听她这样笑过了。

“他叫什么名字啊?”

“恩。。大家都叫他L,他告诉我说,这有‘乐’的意思。他不是外国人哦。”

停顿了一两秒,她的语气小心翼翼了起来:“刚刚。。在天台我都看到了哦?”

“恩,我知道。”我大叹一口气,“M,我的症状又发作了。”

“恩,就在刚刚对吧?”

“你怎么知道?”

“你扶着墙壁摇摇晃晃你以为我看不到吗?”

“你又黑了学校的网络啊。。”

“这个周六我把新药给你。”

“恩。。等等!”我忽然发觉了不对,“你!你要回来了?!”

“对啊~”
“那你刚才。。”

“现在还没有到呢~”M打断了我的话,“一起吃火锅吧!”

“好。”我忽然有点鼻酸。

“嘘~有人要来了,是个可爱的小姑娘哦!”

过了大约两分钟。
“同学?需要帮助吗?”清脆的女声从前面传来,“很少有人会来这里呢,这里是旧教学楼哦。”

“不好意思。。我眼睛有些症状,现在突然发作了。。”
“哦哦!”听到了窸窸索索的声音,然后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很细腻,关节部分有厚厚的茧,“你要去哪里?”
“送我回宿舍,好吗?”
“好。”

“我是Q。”在路上,女孩介绍起了自己,“在高二(6)。梦想是,考上美院!”

“我是X,在高二(5)。梦想,不知道呢。。”

“你就是X?”Q的脚步似乎停了下来,激动地说,
“上次校美术大赛的第一名!”

“恩,是的。”我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会变成第一名的。”

“要不要,一起考美院?”

我摇了摇头:“还没有考虑好呢。”

“这样啊。”Q似乎从口袋里拿出了什么,好像在写字。
“我把我的qq号,还有电话号码都记下来了放你口袋里了哦!等到症状好了不要忘记看一下!”

我点了点头。
“话说回来,你这个症状,会好吗?”语气中透露着担忧。
“恩,没事的,明天就好了。”

到了宿舍之后,Q说着“我要照顾好我的偶像!”就将我送回了房间。

第二天
同桌还是H,气氛中透露着尴尬,但是都以我的礼貌的微笑化解了。

“我们还是同学。”
今天早上,我对着一脸愧疚的H,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唇边勾起,眼神明亮。

H脸色变得阴沉,一天都未和我说过话。

周六

一进火锅店,要不是M挥手叫我的名字,我差点没认出她来。

M简单地扎了一个马尾垂在肩头,身着JK,表情乖巧。

“你竟然穿了JK?”我把包放在M前的位子上。
“想要换一种风格嘛,怎么样?”
“好看好看,你最好看了!”我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柠檬水。

“天台上的事件过后,你和他的相处模式怎么样?”

噗!
“咳咳咳咳咳咳。”我差点把柠檬水喷出来。
你这个问题也太单刀直入了吧?
我一脸幽怨地看着她。

“我们还是同学。”自己语气的冷淡连自己都吓了一跳。
“嘛,不过他最近都没怎么和我说过话。”我夹起一块牛肉放进火锅里。

“他也是有苦难言啊。。”M盯着我的眼睛。
“什么意思?”我停顿了两秒,“你知道什么?”
“别人的隐私不能说哦~应该就是青春期男孩的小纠结什么的,一定要他自己亲口和你说。”M的眼睛眯起,神色有着与JK制服不符的沉重,“我自然是查清楚了,你受欺负我怎么可能不管。”

“好了好了我们不谈他了,说说你的L先生?”我一脸八卦。
“这个嘛。。”少见地,M表现出了羞涩。
“我说你啊,都多大年纪的人了还羞涩。看上人家了?”我故意用痞痞的语气逗她。
“说什么呢?女孩子的年龄是秘密!”M狠狠地将牛肉沾在碗里的火锅酱上。

后来我们又聊了很久,听M对上头的吐槽,听M说L先生的习惯与蠢事,互相说这些年来的遭遇,说的多了,喝酒喝的多了,自然,自然愁都消去了。

“你知道吗,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M无神地看着玻璃杯中的白酒。

“你倒是喝了几杯白酒都没事,我只得喝一罐啤,呵呵,慢慢喝。”我头已经发晕了。

“小姑娘别老是喝酒什么的,对身体不好哦~”

“可是愁啊。。”

“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M重重地将杯子砸在桌子上,“真羡慕你们年轻,青涩,可以挥霍青春,我啊,已经晚喽。。”

“服务员,买单!”M将手举起,打了一个响指。

“走,送你回宿舍!”从火锅店门口出来之后,M拽着我这样说到。
“可你喝了酒了啊。”不可以酒驾!
M不说话。

地下车库

看着眼前的兰博基尼发怔。
进车的时候也没有反应过来。
“这可是纪念版哦~”M说这话的时候面无表情,从包中抽出了一片口香糖嚼了起来,“这口香糖醒酒的而且去酒味,你也来一片。”
“你怎么什么都有,哆拉A梦吗?”我吐槽着还是接过了。
“忘记姐做什么的了?”M一笑,嚼着口香糖,挂档,开车。
真的是,很有气质,很帅气的女人啊。

到学校时,我看了看表,刚好到点。
M把药递给我,拍了拍我的肩,说到:“下次见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小两口好好的啊!”

小两口?
是指。。。
“喂!!”我刚反应过来,羞愤地叫出声,M却早已上了车,笑着向我挥了挥手。

隔天

“滴滴滴滴滴滴”
“啪”
管他呢,继续睡!

当我醒过来时,发现已经10点了。
打开手机一看,时间约莫是送我到学校之后离开的时候,M发来消息。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我轻笑,发去:“说的对!”

M说小两口要好好的,可是H已经向我提出绝交了啊。。。
到底什么意思呢。。

“叮咚。”
欸,手机里有新消息。
“可以,见个面吗?”
是H。
我愣住了。

。。。。。。。。。。。。。。。。。。。。。。。。。
作者的碎碎念:
怎么办,怎么办,把同人文写得像原创谁能救救我,在线等。。
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
占tag致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可能是乱打tag,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正文见tag?

啊还有,这里是另·番外其一,,还有另·番外其二。
在其二,就全是H的戏份了,请放心。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不!我会更的!相信我!
敬请期待!

谢谢阅读!
想要个评论什么的。。

下次见可能是正文了【笑】

但是听你们的。

萌新一只,意见可以,求别diss

能被你喜欢,是我的荣幸。

评论
热度 ( 13 )

© 鱼刺儿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