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开~


萌新一只(来lof满一年后会改),正宗全职厨(不会炒肉,正在学。。),常更BG,BL不定。
(写同人文写得像原创谁能救救我!)

喜欢摄影,偶尔会发风景图。
喜欢手写,很少很少很少会发。

更新会比较慢,在此致歉,,因为希望大家能够看到我好的作品,希望质量好。
如果没有达到你的期望的话,非常抱歉。
禁止未授权转载!

希望。。希望不会被diss



如果能够被你喜欢,是我的荣幸。
真是,万分感谢!

【乔一帆生贺19h/24h】你是我的美好啊

·校园paro注意

·第一人称注意

 

 

 

 

/0/

深夜,小女孩在昏黄的灯光下用手指缠绕着荧光色的纸条,边折着,口中还小声地念叨着什么。

 

隔天,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起了个大早,翻墙进了隔壁家的院子,又翻窗进了隔壁人家的屋子,小心翼翼地不发出一点儿声音。

 

小女孩小心地打开小男孩的房门,然后轻轻地摇醒了熟睡中的小男孩。小男孩看到小女孩十分惊讶,又自觉地快速用手捂上了嘴。小女孩把一个东西放进了小男孩的手里,尽管那个东西因为紧张而出的手汗给弄湿了,小男孩依旧是小心翼翼地握紧。小男孩刚想出声,小女孩眨眨眼睛,做了“嘘”的手势,又跑走了。

 

没有过一会儿,房间里只剩下了小男孩与他的呼吸声。似乎一切都是梦一样,但小男孩手中带着温度的小东西,明明白白地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啊!”我猛地坐起身子,看了看周围,眼睛一阵酸痛。后知后觉地扶住额头,长吁一口气,叹道,“原来,是梦啊······”

梦啊,真是非常奇怪。

电影中的,上帝视角么······

 

 

 

 

/1/

一入秋,梧桐树的红叶便落满大半个操场。随着令人神清气爽的秋风,我迎来了我十分期待的活动。

 

“醒醒,下一个项目要开始了。”朦胧中,我听见了一个女生的抱怨声,“就算是起很早也不可以耽误了正事呀!”一听这话,我立即揉了揉眼睛,站了起来整理器具,不好意思地对她说:“抱歉,队长。我刚刚好像睡着了,这就过去。”

 

一路跟着队长小跑,穿过一个又一个班级,猫腰从主席台的主持人背后跑过,穿越大半个操场。风拂过耳边的声音,树叶被秋风吹过发出的声响,主持人高亢激昂的说辞,同学们热情的呼喊声,无一不在提醒我现在是何时。

 

没错,是运动会,是一年一度的秋季运动会到了。

 

这是,我在这个学校的最后一次运动会了。我也如愿的成为了这一次运动会的摄影队队员,因为十分的舍不得,所以才想要多留下一些回忆啊。

 

帮助队长完成个别项目的拍摄任务后,我站在主席台边的高台上,打算用自己的摄像机再留存些精彩的画面。

 

教学楼墙壁的色彩,操场上落叶的鲜艳,花园中的万紫千红,都不及你们的一分一毫啊。我不禁感慨道。

 

“哒哒哒”,身后传来跑步声,且离我越来越近,生怕被人撞到,我赶紧转过身子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砰!”

“啊疼疼······”我捂住额头痛苦地弯起了身子。

“对不起学姐,十分抱歉!”耳边传来熟悉的男声,“我我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需要去卫生室看一下吗?”

我摆了摆手,捂着额头直起身子,看到来人时,嘴角却弯了起来,而当事人却不知道我已经抬起了头,只是低着头鞠躬道歉。额头上的汗水流淌下,经过通红的耳根,渗入了衣领。其实这孩子的半件衣服都已经湿透了呀。

 

“没关系,你这么急急忙忙要去哪里啊?”我的语气莫名上扬了起来,天气十分炎热,而我看到他的模样,只觉得身心舒畅,闷热与疲惫一扫而空,吹来的热风都觉得凉丝丝的。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一见到你,无论多糟糕的心情都会好起来,嘴角也会止不住地上扬?

我赶紧在脑中停止自己发散的想法,将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学弟上。

 

“我要去通知摄影队,要,去拍教师们跳长绳,的照片。”可能是跑太久了,他说话有些喘气。说完抬起头来,看见我的脸之后,又是一笑,说道:“啊,摄影队的队员!”

“没错没错!一帆哪,你反应也太慢了一些!”我应着已经小跑了起来,转头道,“快点啊,不然项目就要结束了!”

乔一帆点着头,也跟着我跑了过去。

 

 

 

 

 

放学后

如同每一个傍晚,我与乔一帆一起回家。因为他父母工作的原因,自从我上学以后,他家长就拜托我放学以后让一帆在我家里写作业等他们回家,也就“顺便”让我辅导辅导他学习。

“一帆就拜托你啦!”

这是我打小以来印象最深的话。

 

今日的夕阳也是如此的美丽呢。

转头去看,他的侧颜被日光染红,熠熠生辉。

情人眼里出西施?

“糟糕。”我扶额。

什么时候才能改掉思维发散的习惯呢。

 

 

“到家了。”

抬头一看,已是我家的门口。

“那个,你等一下哦!”一帆说完,就跑到他家去了。

 

我歪歪头,但还是站在自家的门口静静地等他。没过一会儿,一帆就提着什么东西跑了过来。

我张了张嘴,还没开口,只见他微微靠近,脸还来不及变烫,一个凉丝丝的东西贴在了我的额头上。

“呼,希望可以消去淤青。”一帆看着我,笑道,“有淤青的话可就不好看了哦?”

我只觉得脸变得更烫了,答应了一声用手按住他贴上来的冰块,快步用钥匙打开家门走了进去。

 

 

“那个······可以借一下自然书吗?”做作业中一帆突然问道。

“嗯。”我立马就从旁边的书堆中抽出书递给他。因为他总比我小一届,所以每一次我到了新的学期并不会把旧书给扔掉,这也是一种习惯了。

或许是又要毕业了的原因,莫名总是会感慨啊。

 

“嗯,谢谢。”一帆绽开了笑颜。台灯下,笑容似乎又变得更加明亮了。

我莫名又脸红起来,故作镇定,答应了一声继续低下头写作业,实则心都已经快要跳出来了。

 

 

 

深夜,我躺在床上用手抚着额头,脸又不禁红了起来。闭上眼睛,蒙上被子,闷闷地嘀咕道:“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情感啊?”

我以前可没有那么容易害羞,我可是和他一起长大的啊。只是某个时刻,或许是他对我笑的时候,或许是他在我肚子疼的时候递给我热水的时候,或许是他下课后跑来找我的时候,我突然发觉我们的距离真的很近,他对我真的很好,难以言喻的心情就这样悄悄地,慢慢地,荡漾了开来。

尽管这难以道明的情绪,这无法诉说的感情,有多么地折磨人,当你站在我的面前,所有的疑问顾虑全部消失不见,只觉得非常的,非常的幸福。

 

可是越是幸福,我越担心,会失去啊······

 

脑中越发混乱,我赶紧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想法,拍拍脑袋,睡去了。

 

梦里,全是他说过的话,他的动作,他的神情。

 

 

/2/

“什么?演话剧的人数量少一个人?”我惊呼。

“是的,部长。因为演的是《爱丽丝梦游仙境》,所以现在的人数还差一个人,但是角色每一个人都很重要,一个都不能缺啊······”眼前的小学妹急得眼角含满泪水,“这明明是部长在的最后一个校园活动了,真的是非常······”小学妹哽咽了。

“没有关系!”我努力扯出一丝笑容,安慰小学妹道,“没有关系哒,我有认识的人,也是对表演感兴趣的哦?”

小学妹瞪大了眼睛,用袖子擦了擦眼睛,湿润的双眼似乎在闪闪发光:“真的!”

“当然。”而我早已心如乱麻。

这一次的校园活动每一个部都要参加,我又能,找到什么人呢?

 

怕被小学妹看到泪水,我赶紧说着“我这就去叫人!”离开了活动室。其实,说出的话,已经带着哭腔了啊······

 

我脑中第一个就想到了他,立即跑去电竞部去寻找,门口挂着一个“正在训练”的牌子,我便坐在门旁抱紧了自己的身子,感觉身体再发冷。无论自己给自己怎么打气,说什么“一定会成功的”,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下来。

这是最后一年了。

最后一年的活动了。

这泪水饱含着什么呢?

果然是不甘,与不舍啊······

还有,那一份无奈啊······

 

我不想与他们分开,不想与自己有着深深的羁绊的人分开,不想与那么好的老师分开。

我不想在这最后一年,因为外在的原因,没有办法去努力,

去用尽全力去努力。

不让自己留下遗憾······

这样简单的要求都达不到么?

 

 

“一帆!快出来!”旁边传来一阵男声。

我抬头一瞧,是电竞部的人。旁边的门开了,是一帆出来了。他看见我似乎很惊讶,眼神中更多的是担心,马上就要冲过来似的,那个同学拉住一帆在他耳边低语了什么,便拍拍他的肩轻推了一把,走进了房间。

那个同学走后,一帆赶紧来到了我的身边,焦急地询问着。而我却愣愣的,瞧着他紧皱的眉头,与他不知该放在何处的双手,一开口,便止不住地哭了起来。他知道我是很少哭的,一看到我哭出声了,便更是心急,像小时候一样,抱紧了我,拍着我的背,在我耳边安慰道:“好啦好啦,不哭啦。照样该吃吃该喝喝,之后也就不会有啥事儿了。这不咱们还是有的吃,有地儿睡么?”

“噗。”我听着他的话却笑出了声,“你怎么说话有一股北京味儿?”

“咳咳,可能是被部长带偏了。”一帆松开抱紧着我的手,挠了挠脸颊,“我去和部长请个假,咱······咳咳,我们先回家吧?”

我点了点头。

 

回家路上,我低着头沉默不语,一帆却一直拉着我的手,带给我温暖。

 

到家后,一帆让我坐在沙发上别动。我看着他到厨房娴熟地用水壶烧水,从冰箱里拿出常备的甜点,去洗了一把叉子,放入碟中,走过来再端到了茶几上。

他坐到我身边,轻拍着我的后背,说道:“发生什么事了呀?”

“话剧部人数少一个人,非常重要。”我带着鼻音说道,“这是最后一场演出了,还不知道找不找得到人。”

我轻拉他的衣角,抬起头委屈地看着他,说道:“你愿意参加我们话部的演出吗?”

他似乎愣了神,轻轻地吐出话语:“我愿意。”

 

 

过了大约两秒,两人的脸不约而同地红了起来。

 

 

“咳咳。”一帆将手拿开,稍微往旁边挪了一点。

又是几秒尴尬的沉默。

 

“你们话剧演出大约是什么时候呢?”一帆问道。

“就是中午吃完饭午休的时间。”我拿过茶几上的甜点吃了起来,“时间安排得过来吗?”

一帆点了点头:“可以。我演出完就去参加电竞部的活动了,估计就会有点赶。”

“没事儿!”我摆了摆手,笑着对他说:“穿着话剧部的衣服不是更加夺人眼球吗?”

 

后来我才知道,其实已经不是夺不夺人眼球的问题了。

 

 

 

 

 

/3/

“恭喜你!抽到了爱丽丝这个角色!”小学妹忍着笑意对着如同石化一般的男同学说道。

没错,是乔一帆。

 

一帆正打算开口,小学妹就摆了摆手说道:“不能更换角色,抽到什么就是什么,再说了你可是主角哦!主角,是多么令人羡慕的,存在啊!”

“没错没错。”我也应道,“身为部长的我也是非常羡慕呢。加油啊,小乔!我是疯帽子,请多多指教啦!”

一帆指了指我,又指了指小学妹,最后还是表示无可奈何。

 

而我发散的思维,已经幻想着一帆穿着爱丽丝的服装在台上打电竞了。

不,我没有笑。

相信我。

就算我从活动室的门口跳下去!摔死!也不会因为小乔的女装而动容的!

 

 

一星期后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着从更衣室出来的一帆,戴着金色的假发,身着以女仆装版型的裙子,脸颊带着微红,身体有一些不自在,真的是非常可爱了。

 

真香。

 

 

“看看我,怎么样哇?”我指了指自己的帽子,与全身。

“真是令人意外的合适呢。”一帆也笑了起来。

 

 

因为一帆要去电竞部练习,所以平常都是我和他在家里面练习。

“一定要把台词都背下来哦?”

我每天每天都会对他念叨。

 

 

终于,到了全员彩排的时间了。剧本的大致内容是电影版《爱丽丝梦游仙境2》,也就是“法迪法日”的内容。

 

“Have you any idea why a raven is like a writing-desk?”

“I haven’t the slightest idea.”

 

 

结束以后我没来得及换下戏服便一个人在后台哭了很久,嗯,不是一个人,还有一帆陪着。

我边哭边断断续续地说着:“You see I used to think time was a thief, stealing everything I loved.But I see now you give before you take. And every day is a gift, every hour, every minute, every second. ”

抱紧了刚换下戏服的一帆,眼泪浸湿了衣服的一大半,而一帆只是拍着我的背,静静地陪着我。

 

 

 

回去的路上

“一帆哪······”我牵着一帆的手,低着头踢着马路上的小石子儿。

“嗯?”

“我发现我最近真的很爱哭。”说出来的话还带有很重的鼻音。

“没关系。”他停下脚步,弯腰将脸凑到了我的面前,用手轻轻扯了扯我的脸,“想哭的时候就哭吧,谁还没有个伤心时候啊。”

“啊,北京味儿又出来了。”我笑出声,“我都快被你带过去啦。”

 

 

 

“你是不是经常被部长安慰呢?”

“呃······没有。”

“真的?”

“没有没有!”一帆使劲摇头。

 

之后电竞部部长也和我说过一帆的事情,不过这都是后话啦。

 

 

 

“我为了更好地演疯帽子,特地上网搜了很多关于疯帽子的资料。看到一个匿名用户回答差点哭出声, 真的非常心疼疯帽子。”

回到家,我与一帆说了很多,很多。

 

心中,似乎也变得舒坦一些了。

  

  

  

/4/

快要开场了,我在后台焦灼地等待着表演开始,生怕自己在台上失态。这时,一帆走过来递给我一样东西,眨了眨眼说道:“这可是我最宝贵的东西哦,可以给你带来幸运。但是演出结束以后可要还给我呀?”

 

我打开手掌一看,是一个很小的玻璃瓶,瓶中装着一颗小星星。

 

这个颜色我是不会忘记的。

从来也不会忘记。

 

 

小女孩在灯光下生疏地折纸,小男孩绽开的笑颜。

本就不会忘记啊。

 

 

“嗡”电铃声响起,我的内心异常平静。将小玻璃瓶塞进了口袋里,身边人已经上了台,不久后,也该轮到我了。

 

 

到了剧末,我拉着“爱丽丝”的手说道:“In the garden of memory,in the palace of dream,that is a way you and I will meet.But the dream is not reality,who secede which is which.”

 

 

演出结束后,每一个人都上来谢幕,比预想的时间花了久些。“这下是真的没有办法换衣服了啊!”一帆提着裙子,穿着小皮鞋,在走廊上奔跑着,而我也笑着扣住自己的帽子紧跟在他后面,喊道:“我会为你加油的啊!”

 

 

台上,化着淡妆,身着爱丽丝服装的小乔正在台上举行局势有些严峻的比赛。其实本应不是这样的,因为这次活动是让同学们上来和电竞部部员们比赛,而大家的水平是真的不怎么样。而现在台上的这一位游戏账号为“君莫笑”的同学,却是1v1短时间内击败了大部分电竞部部员,现在小乔似乎也无法再延续更长的时间了。

“一帆加油啊!”我大喊道,心中也默念道。

最后还是部长出场了,经过一些激烈的斗争之后,部长最终击败了“君莫笑”。比赛结束后,他立即站起来与这位同学握手说道:“你叫什么名字?可以请你加入电竞部吗?”

同学笑了笑,阳光下十分耀眼:“我啊,我叫苏沐秋,是转学来的。请多多指教了!”

一帆比赛失败了有些难过,看了看我,但是估计是秉持着电子竞技的精神,给我做了一个没有关系的手势,从台下拿了一瓶水,递给了苏沐秋,笑道:“你好厉害啊!以后也请多多指教啦!”

只见苏沐秋接过水,盯着一帆两三秒后,说道:“真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啊。”

“我是男孩子!”

“哈哈哈哈哈。”台下一片哄笑。

 

 

学园祭就这样欢快地落幕了。

 






/5/

“没有留下遗憾真是太好了呢。”我与一帆坐在阳台的凳子上看着夕阳,喝着妈妈慰劳我们的水果茶。

“是啊。”

 

 

但是,还是没有对你说出那句话啊。我心想道。

但是没关系,毕竟我们能够在一起的时光很长,什么时候,也不会太晚的。

 

“真是太好了呐!”我用尽全力对着夕阳大喊道。

能够和你相遇,真是太好了。

能够和你聊天,真是太好了。

能够有你安慰,真是太好了。

能够有你的理解,真是太好了。

 

 

我看着他,笑着说:“真是太美好了。”

“什么太美好了?”

 

是你啊。








可能有彩蛋(缘更)

请留下你的评论o(TヘTo)


评论 ( 1 )
热度 ( 14 )

© 鱼刺儿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