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开~


萌新一只(来lof满一年后会改),正宗全职厨(不会炒肉,正在学。。),常更BG,BL不定。
(写同人文写得像原创谁能救救我!)

喜欢摄影,偶尔会发风景图。
喜欢手写,很少很少很少会发。

更新会比较慢,在此致歉,,因为希望大家能够看到我好的作品,希望质量好。
如果没有达到你的期望的话,非常抱歉。
禁止未授权转载!

希望。。希望不会被diss



如果能够被你喜欢,是我的荣幸。
真是,万分感谢!

【邱非生贺15H/24H】心安

·第一人称注意
·江湖paro注意

/0/

京城有一著名世家与一名楼“嘉世”。
这著名世家便住在这名楼里做着胭脂的买卖。这世家代代相传胭脂的工艺,若工艺者是女孩,则必须佩戴面纱,不得随意向外人透露自己的姓名,所以每一位家主都有自己的名号。

如今嘉世已发展的很好了。要说身份的高低,高到皇宫里的嫔妃们,低到平民百姓的丫鬟都对嘉世的胭脂有所需求。
理由?无非,也就是因为什么胭脂的颜色与触感罢了。
京城中上上下下的胭脂铺经过了多少次的挑战最终卖的量依旧比不过嘉世,纷纷倒闭。
这就是为何嘉世发展的很好了。
这不,这整个京城,不就剩嘉世一个胭脂铺了么?不,是只剩嘉世一座胭脂楼了。能不好么?

/1/话梅是酸的,你是甜的。

换家主是一件很大的事情,每一次换家主都会有游行队伍来昭告整个京城。
“哎听说了吗?”街上的人纷纷议论着。
“哪用听说啊,这街上敲锣打鼓声,大红的轿子,这么浩大的阵势,必定是嘉世换了一个新家主。”
“嗨,这可不是重点!”
“什么?”
“新任的家主是个女娃娃!”
“女孩又有何不对劲?”
“就说你傻,这女孩还未成年呢!”
“这。。。”
“也不知上任家主是如何想的,或许这世家。。”
“你可别乱说。”

“。。。。”坐在轿子里的我隐隐约约听到了这些许话,眼中不禁再次含上泪水,捂住心口,低下了头。
血腥味,哭喊声。。

“不!我不要再。。再想起。。”我歇斯底里地低吼着,抓住自己的头发用力摇晃着,试图甩掉那些声音,可是。。。

“大小姐您无事吧?”
“哈。。”这声音将我从泥潭中拉了起来,恍然刚刚的只是一场梦境。不,的确是,梦境。。。

“大小姐?”那个声音再次复述了一遍,只不过这一次显得有些焦急。这是。。这是从轿子的窗口传来的个声音,虽然帘子未打开,但声音是一清二楚。

“嗯,无事。”我用力揉了揉眼睛,抹掉即将滚落的泪珠,扯了扯嘴角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发抖,“就是在轿子中闷得慌,有些晕了。”

从窗口递过来一个小瓶,我接过。
“这是。。”
“这是话梅。”那边的声音顿了顿,“大夫说可以缓解头晕疲劳。”
听到这话,我不禁咯咯笑出了声。
“嗯?大小姐在笑什么?”
一想到这个外表铁汉,做什么事都异常认真的人却如此的细致周到,我就会想笑。
是高兴还是什么情感,我自己却不得而知。。
“护卫邱非!”我故意用严肃的语气说道。
“在!”果不其然那边的人也用严肃的语气回答。
“你可真贴心啊。”我严肃了三秒果然还是绷不住笑出了声。
“。。。。”那边的人不说话了。
“谢谢。”我终究是真心道了谢。
“不用。”回答的很快,简直就像是早料到一般。

话梅是酸的,你却是甜的。
这样想着,从瓶子里拿出一颗话梅放入口中。不一会口中便充满了酸味,整个身体都舒展了,由于久坐酸麻的四肢也恢复得很好。
你啊,就像这话梅一般,令人欢喜啊。

话说回来,当初我们遇见的时候,就好像戏台上演的那样呢。。。。

/2/既然酱酱酿酿的事我们都做过了,你就是我的人了!

那是一年春天,阿瑶邀我一起去郊外玩。可是刚到郊外没多久她就和我走散了,没办法我只好去找她。

“阿瑶!阿瑶!你再不出来我就找我娘把卖身契还给你啊!快点出来!”喊了很久很久,喊到嗓子都要哑了,阿瑶还是没有出现。
“笨蛋阿瑶,笨蛋笨蛋!”我低着头踢着石子儿,晃了晃有些发晕的脑袋,有水珠子落在了我的衣服上。
看向天边,太阳已经渐渐落下了,一片火红。夕阳西下,晚霞如血。
“多么美丽的景象啊,不知道阿瑶有没有看到。。”
眼前一黑。
我似乎。。倒在了草地上。。

等我醒来的时候,眼前是木制的屋顶,脑袋迷迷糊糊的,只记得习惯性的扯一扯自己的面纱——成年之前都必须佩戴面纱,然后发现。。

“空。。空空空空空如也???!”我受惊过度结巴了。
刚想起身才觉得全身都是酸疼酸疼的毫无力气,整个人都非常的难受,刚刚说了一句话现在只能断断续续地吐出字:“我……我怎么……了……说话……说不……出……”
“你醒啦?”听到一个男孩子的声音,我下意识的转头去看,却被吓了一跳。
他他他他他他他是,他刚刚在我身边?

说不出话只得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以及使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尽力离在床沿边的这个男孩远一些。
等等。。。
我的脑袋转动得飞快,搜集着已知的信息,我身体酸疼,面纱也不见了,该不会他他他他他。。。。。
“啊!”我张大了嘴巴,虽然只吐出了一个音节,但是这已经足够表达我的惊恐程度了吧!

(இωஇ )阿瑶走丢了,我还失去了清白,这都是什么事啊。。。

我咬了咬唇,眼睛一眨,眼泪簇簇地就落了下来。

“哎,你别哭啊!我知道风寒很难受,刚刚已经喂你喝过药了 再睡一觉就会好了,你。。。你别哭啊。。。”少年的声音惊慌失措,我顿时就有了安全感,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咳咳。那,你……告诉我……名字……”艰难地发出的声音带着重重的鼻音。
“我叫邱非,字明通。我是在一片草地上发现你的,我就住在这里,安心哦。”少年爽快地说完,又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想到家训,我张了张口,还是闭上了。总觉得有些对不起他,就指了指喉咙,摇了摇头。
“哦哦,真不好意思光顾着聊天了忘记你不能说很多话。等一下哦,我去倒点热水给你。”邱非说完就跑走了。

突然觉得,受了风寒其实也是挺好的。。
我看着他忙碌的身影,破涕而笑。
明明是第一次见面,明明是十分陌生,明明是除了名字以外对他什么也不知,但听到他说让我安心,我就这样的安心。。

之后抵挡不住袭来的困意,就又睡过去了。
现在想来,当时我对他是真的,莫名的信任吧。。

醒来以后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了,看向窗外,星星点点,这样美丽的景色,是我在嘉世楼里从未见到过的。
自从出生,我便只能待在嘉世,未成年之前都不能出嘉世半步。虽说嘉世很大,也有很大的花园,时间久了,自然是会腻的。若不是今日阿瑶带我偷溜出来,我估计会在嘉世里一直木然地做着同样的工作直到成年吧。。。

“这样人不会坏掉吗?”我不禁说出了声。
“什么人会坏掉呀?”我这才发现,原来邱非一直在我的床沿趴着睡觉,可能因为是浅眠,所以很容易就被惊醒了。
“邱明通?”
“等等,我先去给你倒杯水。”邱非缓缓站起,走到较远处的一个小桌子边上,因为风寒所以视力并不大好,他好像伸手摸了摸茶壶形状的东西,再把水倒入了茶杯里。茶杯交到我手中时,手上的感觉,是温热的。
我惊异地瞪大了眼睛。
“怎么了?水有什么不对吗?”他探头过来看了看水,又用手探了探茶杯的温度,“是温热的啊。。。”
“嗯。。。”我脸顿时红了起来,一口闷了这杯水,随后才说道,“或许因为生病所以视力不大好,我。。需要多眨眨眼睛。”
他。。刚才探茶杯的温度时,碰到了我的手!
“啊你可以说话啦,太好了。”邱非疲惫的脸绽放了一朵灿烂的笑容,“就是脸还是有些红红的,估计明天就能好了吧。”
“谢谢。”我也笑了。

第二天
“话说回来,这里是哪里啊?”我看着房门外一片绿茵茵的草问道。
“这里是嘉世和兴欣的交界处,嗯说是交界处其实还挺大的,我和我师父住在这儿。”
“嘉世?这一片地方都是嘉世吗?”
“对啊。”
“那嘉世楼。。。”
“哦你说嘉世楼啊,就是嘉世最著名的建筑啊。这里头住着最有名的胭脂世家。”
“嗯。。。可是这里不是京城吗?”
“。。。。。。”邱非沉默了,用一种无法言喻的眼神看着我。
“怎么了・_・?”
“没什么。。。之后再和你细说好吗?”
“行啊。”

“对了你要见见我师父吗?是他同意我把你收留在这里的。”邱非眼中闪烁着非常的光芒,他,很崇拜也很尊敬他的师父吧。
“嗯好啊,我当面去和他道谢。”

路上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没办法了,但不能告诉他真名啊,“胭脂。”
“哦,还真好听啊。”
“(๑′°︿°๑)”
“嗯?”
“啊谢谢。。。”

不一会儿,我们就来到了一座房屋前。
房屋前杂草丛生,房屋的木门坑坑洼洼破破烂烂,还缺了一个角。“这里真的住人么。。。”我不禁叹道。

“小心!”邱非突然大声叫道,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扑倒在地。

“哈。”我被吓到倒吸一口凉气,其实更大的原因是他近在咫尺的侧颜,“怎么。。。了。。。”

“刚刚有条蛇想要爬上你的脚踝,现在应该。。。。”他看着我的眼睛说了一会以后,突然脸变得通红,不再说下去了。

“哟,小两口一大早就这么亲热呀?还特意跑到我老人家这里。”

我与邱非不约而同地转头向声音的来源瞧去,只见一个穿着花花绿绿(这样说一点儿也不过分),手里端着一个少见的雕花大烟斗的人,虽说他的脸有一些苍白,但是知道这是一个很健康的人,尤其是看到了他那张满是戏谑的脸以后,我便更加肯定我这个想法了。

“师父。。”邱非赶紧从我身上爬了起来,而我还没反应过来,看着邱非叫的师父发呆,脑子里都是:这就是他的师父?
“明通啊,我就说你是真不开窍。人家小姑娘大病初愈,你就吓人家一大跳。还不知道扶人家起来?”一听见师父发话,邱非赶紧弯下身把我拉了起来。

嗯,是拉。
我感觉我手要断了:)

“小姑娘,你几岁啦?”师父看向我问道。
“。。。。。。12”
“嗯,这蛮不错。明通比你大两岁,你们俩要不一起在我门下修炼?我姓叶,叫我叶师父便可。”
“不。。”邱非一开口我便接上,“不用了叶。。。师父,我已出来许久,父母会担心的。我来这里也只是想向您道谢,即可便走。”
“那就让明通送送你吧。”
“等等,我还有一事相求。”
“请讲。”
我笑了笑,看了看邱非,又说:“我们进屋说。邱明通你呆在外面。”

回去路上

“明通啊。。。”
“嗯?”
我停下脚步,严肃地说:“你对我都酱酱酿酿了,你就要对我负责!”
“哎?!”


/4/静好
“胭脂?胭脂?”
“唔。。明通啊。。”
“我在。”
“哎?!”我猛地睁开眼睛坐起来,“砰”地一声撞到了邱非的头。
“啊好痛!>_<”
“啊抱歉胭脂!我去拿冰袋过来!”
“不。。。。。用了。”然而他已经跑得没影了。

将冰袋敷在了淤青处

“对了,我什么时候睡着的?仪式已经结束了?”
“早就结束了,快要吃晚饭了所以我来叫你。”
“你不用冰袋吗?”
“不用。”
“唉,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梦啊!”
“什么?”
“诶嘿~(๑^o^๑)۶是一个非常可爱的梦哦~”

吃完晚饭后

我们在后院散步。
“邱非啊,你最近有去见过叶师父吗?”
“呃。。。实际上我每个星期都会去见见。。”
“……”
“怎么了?”
“无事。”

月光洒下,庭院中的树木池塘仿佛披上了银纱,池水被风吹得,荡起细小的涟漪。一片叶落入池水,由风吹动,停在池水中央。

时间仿佛停止,我也想就停滞在这一刻吧。

当时的我不知,以后的我更是不知。暴风雨前,皆是宁静,与安好。



/5/安心

在我成为家主的第二年,各城举行荣耀比赛,是由锻炼各城的战力为缘由进行的战争。
而我们都知道,其实每一次都是认真的,因为是一定会有伤亡的。

京城有些特殊,划分为嘉世与兴欣两个区域,平时二者互不干涉,以前每次荣耀比赛都是嘉世战队出赛(只有嘉世战队),而今年兴欣战队横出江湖,则需进行比试来决定哪个战队出赛。

“这就是披着羊皮的狼!”我流着眼泪向邱非控诉道,“你为何要去!”

“为了嘉世的荣耀!”他坚定地说道,眼中冒着熊熊烈火。
我惘然了。
这样的眼神,在那日得知是他师父统领了兴欣战队时的眼神一样。
坚定且毫不畏惧。

是啊,我是知道的,我本就是知道的,他就是这样的,只是因为一些私心,不愿承认罢了。
我喜欢你啊,所以你要好好的啊。

“安心。”他笑了。
“放心。”我笑着留下眼泪,“我要看着你,成王!”
你一定要,拿到你自己的荣耀啊。

故事才刚刚开始。
少年的旅程,也才刚刚开始。

迎风,少年扛起嘉世的大旗,前方尽是未知。

。。。。。。。。。。。。。。。。。。。。。。。

对女主和男主的感情线抱有疑问?
对文中的伏笔与未知感到好奇?
还想要甜甜甜?

敬请期待后篇
《番外·我想要和你一起做的事》与《说书的人》

评论
热度 ( 7 )

© 鱼刺儿x | Powered by LOFTER